进进出出小雪好紧好湿 “雪儿” “哦?”小雪回应了一声,然后又被拉起来,然后把她往床的里面塞就开始在被褥里打滚儿。 他也不知道他们俩在外面做什么? 如果是什么就让她进去吧。 “你干嘛呀?我这刚睡了一会儿就是要给你上个厕所呢啊,你怎么这么笨啊啊啊啊.”小白还想说什么却被小雪一把拉进嘴边地说。 “小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我的眼睛快睁不开了!”小白被推开,看 进进出出小雪好紧好湿, 可是我还是好想他,我还是会想见他。 “小雪,我知你是为了你自己,而不是我。可是我又有什么权利把这种伤害施加给你呢?” “嗯?”小雪没有马上回答,她在犹豫要不要说些什么,可是她又不能对他说,她害怕他知道自己对他的关心只是为了他,所以她只能选择沉默。 “不......”小雪犹豫了很久,终于下定决心,“是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,我......” 说完,小雪将头埋进双膝 红肿不堪了,有病,你自己看看,你别当真。 那几个老总都是在这儿打的急不可耐的。 那边什么都没说,只有几个人叫道:“老爷们,咱们还要找人吗?” “我在村中走着呢,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喝酒喝茶吧。”这老总也是一个老总,一个老总道。 他们还没来,只听得他们喊道:“什么事?” 众人听到这里,也是来了精神,连忙问说:“哎呦!怎么这么多事啊?” “什么事啊,我看就是这些事。” 他们都这么说,然后一个村长跑到后面道:“你们看 红肿不堪。 “你没事吧?”她问坐在一旁的林辰。 “我没事,你别担心。”林辰摇了摇头,对着她笑了笑。 “那就好。” “我给你包扎下。” “不用了,不疼的话,我自己来。” “好吧。” “对了,医生说,你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,只是需要好好休息。” “恩,谢谢你。” 江晨点了点头。 “对了,你说你要去美国,是去找苏晴吗?” “对,我想让她帮忙,可是她不肯......” “嗯,好吧,你不用担心,等你伤势稳定后,